酱晓笑

请点开简介

各位好,吾叫酱晓笑,也可以叫吾小酱
本人是佛系的,你们想看更新的时候
就私信我,也可以免费点更哦。
以上这是我的个人介绍了,以后的日子里请多多关照。

ooc严重
是刀子
可能有后续
安/雷/



       安迷修
  今天天气很好不是吗,但对于安迷修来说是一个无法开口的日子……
       你已逝世。
    你和安迷修像往常一样去刷积分,但你遇到了袭击,身受重伤,你安安静静的躺在安迷修的怀里。
      “小姐……不要走啊,对不起是在下的错,没能保护好你。”
  你躺在安迷修的怀里,面色苍白你笑了一下说:
      “看着我……安迷修…咳咳……”
    “我怎么会死呢,我不会死的,我会变成鱼……咳咳,沉入大海,等待着下……下一世…咳咳。”
       “时间不多了,再见……”
你化为数据消失在安迷修的视野里。
    “小姐!!!!!”
  这是骑士安迷修的嘶吼,他再一次发誓一定要赢的凹凸大赛。

   骑士大人丢了一位公主殿下

       雷狮
  在雷狮的怀里,你面这苍白的笑了一下。
      “雷狮……咳咳咳…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
     “别说话了”雷狮的身体轻颤。
  “我从来没有看过你哭过……咳咳咳咳…我以后要变成鱼,自由自在的邀约在海洋里……咳咳咳…再见了雷狮……”
     你的身体慢慢的透明起来,雷狮想用力抱紧你,却永远的抱不到你了。

    “你们这帮不知好歹的鶸,去死吧!!”

    海盗头子丢了一位珍宝。






      推荐歌曲──鱼(姚贝娜)

   我个人喜欢姚贝娜,她唱歌超好听的。

日记

2018年6月7日

啊啊啊啊我快死了

啊啊谁来救我啊

不行了我要窒息了

我还不想死啊,我还年轻啊啊

啊啊对不起我坚持不下去了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傻逼吧,我整个人都很傻逼哈哈哈哈哈

写给安迷修的信

      你好
  安迷修,我是你在是异世界的粉丝,我非常喜欢你,虽然这封信你收不到,但没关系的祝你生日快乐,一定要幸福啊,你怎么好的人为什么参加凹凸大赛呢,也对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呢,我的梦想是穿越到你那帮你赢得大赛,但咱们之间隔一个次元壁希望你受小姐姐的喜欢加油,喜欢你也快要接近两年了,超级喜欢你,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呢。
     愿你获得凹凸大赛的冠军呢,好了信就写到这吧,还有最后一句话,还有我话很少,因为我是面瘫啊嘿嘿嘿

向下👇
















      我爱你あなたのように最喜欢你了

安迷修与雷狮〈提前祝安哥生日快乐〉

OOC严重
因为要考试了没有时间便玩,所以就先凑合着看吧

有死亡倾向

全员吹的不要打我

出场人物:自己猜

嗯当然地方不会变只是人物变

半刀半糖

注意是完全的翻版,只不过内部的确没有变只是人物角色名字变了

    在维洛那城里有两个非常显赫的大家族,分别是雷王家族和凹凸家族(不要介意名字因为想了很久)。这两个家族的人彼此仇恨,简直到了见一面都要打的地步。因为在很久之前,两个家族之间曾经爆发过一场战争,越打越厉害,仇恨结得非常深,两家的奴仆、亲戚都被牵扯进来。从此以后,只要和这两个家族有关的人一见面就会打得很不愉快。他们有时吵架,有时候还会打架。整个维洛那城的人都知道不能让这两个家族的人同时出现,以免气氛被破坏。

     有一天,雷王家族的老国王邀请维洛那城里除了凹凸家族之外的所有人到达家里参加一个盛大的宴会,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有一个凹凸家族的人也偷偷来凑热闹。他是凹凸家族里一位老师傅的儿子安迷修,一个年轻、有作为的青年。他听说了雷王家族的宴会就想来参加,因为他一直都很好奇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与他家有这么深的仇恨,所以打算趁机了解一下这个家族的情况。

      安迷修和他的朋友埃米一同到来雷王家,他们用精致的面具挡住了脸庞,然后就大大方方的走进了宴会。老国王看到两个陌生男子走过来,压根没想过他们会是仇家的。他热情的招待他们,对他们说:“好好享受这个夜晚,我相信这里的姑娘只要不是脚上生茧了子,一定会和你们跳一整个夜晚的舞!姑娘们会在你们耳旁说话,面具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埃米已经邀请好了舞伴开始跳舞,而安迷修还在舞池旁观察这个宴会。看着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他也渐渐忘记了危险,但是一直没有挑舞伴。直到一个男孩儿出现,他的注意力才全部被吸引过去,再也离不开。

    那个男孩儿就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原谅我写这一段的时候笑出了声,但是要严肃不要注意这些细节因为,在意细节的人智商只有九)精致的面容、优雅的舞姿紧紧的锁住了安迷修的心。在他心中,他就像一颗钻石一样,让整个宴会的灯火更加明亮。他的条件完全超乎出了身边那些同类美丽的先生,在安迷修看来,他们之间的对比就像是洁白的鸽子和乌鸦一样。他如痴如醉的享受着自己面前的美景,赞叹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信了周围的人。

    由于安迷修的大意,有人听出了他的声音,马上报告了老国王说他们的宿敌就在舞池。(原谅我用词不当脑洞不够老师不想帮我想)老国王听到这个消息勃然大怒,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凹凸家的人竟然敢来他的地盘,于是让自己的侄子大太子去警告他。

    大太子立即赶到舞池,狂暴的发起脾气,大声的叫嚣着说安迷修简直看不起他们雷王家,竟然敢跑到他们家的宴会来。但是看在今天是个欢乐的日子,老国王可以原谅他的胆大妄为,绕过他这一次,等有朝一日再来教训他。

    安迷修听着大太子的怒骂,要是以往早就反唇相讥了,但是现在,她的心完全系在了那个闪耀的男孩儿身上,竟然发不出火。她看着那个男孩儿,借着面具的车道发出,自己的赞叹,对他说:“美丽的先生,我今天就是来朝拜你,您就是我膜拜的天使!”

    那个男孩看着面前这个像他表白的人热烈的眼神,回答说:“那你就是一个朝圣人了!”

    安迷修说:“是啊,你就像我的天使一样,请倾听我的祷告吧!”

    两个人用这种隐秘的话表达着的自己的感觉,认为彼此的心意对方都已经熟知。正当他们打算进一步了解对方的时候,男孩儿的母亲突然叫走了他。安迷修这才大吃一惊原来自己一见钟情的男孩儿竟然就是世仇老国王的长子和继承人雷狮!而雷狮也在别人的话中了解到自己刚刚爱上的那个人见是世仇的儿子,他也一样感到不安。他和安迷修一样看到彼此的一瞬间就爱上了对方,可是家族之间仇恨让他觉得这份爱情还真是奇怪:他的血液让他恨,但是他的心中却让他爱。

     宴会结束之后,安迷修在回家的路上无法抗拒爱情的呼唤于是又回到了雷王家,从花园溜进去,在雷狮的楼下默默回想着和他见面的情形。没过多久,他心中所想的人就出现在了窗口。花园里淡淡的月光胦着雷狮霸气的容颜,就像初升的太阳一样耀眼。可她的脸上却带着哀愁,就像月色一样惨白。

    雷狮在床上用他那纤纤玉手托着腮,满腹的思念和仇怨让他不禁大声喊出来:“啊!”安迷修听到这个让他切人魂梦萦的声音之后狂喜不已,不禁用雷狮都听不到的声音说:“我的天使啊,在说些什么吧,让我再听一遍,你的声音吧!你就像一个天使一样降临在我身边,让我膜拜。”

   雷狮并没有意识到有人在她的窗前倾听,他忘情的喊着:“安迷修啊,能不能忘记你的家族呢,只要你愿意,我就会忘记我是雷王家的人,让我们的爱情没有任何阻碍吧!”

    安迷修听到他爱的男孩儿也是这样爱着他,备受鼓励,于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大声说:“我亲爱的先生,为了得到这世上最美丽的爱情,放弃仇恨又算得了什么呢!”

   雷狮听到这个声音,一下子就听出了这是安迷修的声音。他虽然很高兴,但是忧虑也立即及浮上心头,“亲爱的,你是凹凸家的人,怎么敢来这儿,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但是安迷修丝毫不在意自己面临的危险,大声说:“不,不能见到您的面庞的痛苦比28剑还要厉害,只要你能温柔的看我一眼,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否则我宁愿活在仇恨之下。”

     雷狮听着他的话,心中充满感动:“谁指引你来到这儿的?”

    “是爱情的我来到这儿的。”安迷修说道,“哪怕我在天涯海角,爱情也会带领我来到你面前。”

   雷狮这才知道,自己刚才的话都被他听了去,他隐秘的爱情已经被他知道了。她很想想一般的男孩儿一样矜持一点,但是爱情不允许他的行为跟上想法,他承认刚才的话都是真心的,请他不要认为自己的行为轻佻,输的是爱情促使他这样说、这样做的。

   两个人就这样甜蜜的聊着,天快亮时雷狮不得不回到房间衣服服侍他的仆人,两个人约好第二天就去教堂结婚,他们要永远在一起。可是阳光就像是催促分离的使者,他们终究还是分开了。

    安迷修离开他心爱的男孩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到了附近一家修道院找到安莉洁神父,向她诉说着自己的恋爱。安莉洁神父早就起床开始祷告了,听到他说的话,非但没有觉得这场爱情不可理喻,而且觉得如果他们真的可以结婚,两个家族多年的仇恨也许就可以烟消云散了。安莉洁神父经常试图帮助两家调解纠纷,但是没有一次成功,他希望可以借助这个契机完成这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安莉洁神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帮助安迷修主持婚礼。安迷修与雷狮就在这个小小的教堂里结了婚。婚礼结束之后,雷狮马上赶回家,期待着夜晚再次降临,好等待安迷修再次越过花园在她的窗下和他交谈。他急切的等待着日落,就像一个孩子买了新衣服,但是非得等到第二天才能穿一样。

   还没休这边却没有这么顺利,他和朋友埃米走在路上的时候,碰到了那个声称,要教训他的大太子。他带了人等在路上,看到安迷修之后就开始找茬儿,用最粗俗的语言辱骂他,说他是“恶棍”。但是安迷修一直在忍耐,面对他的无端指责他并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大太子是雷狮的亲戚,他不能和他爱人的亲人发生冲突。他努力保持清醒,用亲爱的大太子称呼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就这样称呼自己的妻子一样,充满了感情。但是到太子根本就不在乎他的示好,而把这当作一种亵渎,他立即停止了侮辱骂           开始动手打人了。

     埃米为了帮助自己的朋友不受伤害也加入了战斗,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打成了重伤,奄奄一息,而安迷修则在他的保护下只受了点轻伤。看到朋友为了自己受伤,安迷修再也忍耐不住了,立刻运用他的剑术和大太子展开搏斗。他很幸运 ,但是不幸的是,大太子却就此失去了性命。

     这场混乱发生在维洛纳市中心,整个城市都知道凹凸家族和雷王家族又发生了争执,而且这场暴力导致了雷王家族的朋友伤重不治,老国王家的大太子当场死亡,大家都在讨论这场这场不幸的事故。

     丹尼尔亲自来审理这个案子,希望能顺利的解决这场争端。安迷修的师傅          骑士长大人向丹尼尔哭诉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说明是大太子先伤害了他们,是奄奄一息的埃米刺激了安迷修,是友情的力量蒙住了他的眼睛。

     丹尼尔了解到了所有的事实,明白这件事,两边都有原因,而挑起这场争斗的人大太子已经死亡,另一个伤人安迷修要受到惩罚。幸好他从来都没有参加了与任何争斗,不存在犯罪纪录,所以他的罪罚被监禁到要立即离开维罗纳城,永生不许再回来。

    对整个凹凸家族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安迷修保住了性命 但对于安迷修本人来说,这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严重,他即将永远离开新婚的妻子。

     雷狮而没有等到夜晚时与丈夫的相会,反而等到了哥哥的死讯和丈夫离开的判决,他的心都要破裂了。他答应应该痛恨杀死她亲人的安迷修。爱与恨的较量中,爱占上了风。她的眼泪一半为兄长,一半为丈夫。

     而艾米修在判决之后就回到了安莉洁神父那儿,请求他的帮助。他不能违背判决,但是她也不能离开他亲爱的妻子。

     安莉洁神父劝解他说应该服从法律,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而他的朋友还有大太子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应该庆幸丹尼尔没有判处他死刑,而是流放。神父答应会想办法在他离开的时候宣布他已经和雷狮结婚,希望这件事情能调解两家的关系,争取让他早日回到雷狮的身边。

     安迷修并不惧怕法律的惩罚,他只是一时糊涂。他感谢了神父,然后立即回到雷狮身边和他告别。两个人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告别都心事重重。雷狮忍着眼泪叮嘱他一定要回来找他,而安迷修点着头,不敢给他十成的把握。这一晚,两个人的泪水就像涓涓细流一样,似乎永远也流不完。泪水止不住的流着。两个人的泪水模糊了视线,生怕这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面。

    老公虽然心疼大太子的离世,但是他更疼爱自己的宝贝儿子雷狮。他早就看中了一个年轻的贵族帕洛斯,认为他一定是一个高贵优雅的人,值得雷狮托付终身。

   但是,当老国王把这个消息告诉雷狮的时候,雷狮却一个劲儿的摇头。她不能说出自己已经结婚,只是托词说出大太子刚刚去世,不应该这么快办喜事。老国王却坚持说不要在意这些繁文缛节,就算是大太子知道了,也会同意。他不由分说,决定下星期四就和他结婚。

     无助的雷狮想起了之前安迷修说过的话,就去找安莉洁神父,神父没想过事情会发生得这么突然,但还是想出了办法,他先安抚雷狮,让他假装高兴的样子回去,并且给了她一小瓶药,让他在结婚的前一晚喝下去,这种药会让她陷入昏迷,就像死了一样,等到大家把他埋葬,一天之后她就会醒来。那个时候他会让,安迷修回来和她相聚,然后一起远走高飞。

    雷狮完全信任丈夫的朋友,拿着要离开了。安莉洁神父抓紧时间给安迷修写信让他赶快回来。

   等到周三晚上,雷狮怀着忐忑的心情把药吃了下去。她既担心连累好心的安莉洁神父,又担心安迷修不能及时赶回来。不过父亲的逼迫容不下他多想,他只能按照计谋行事了。

    第二天早上,帕洛斯迎亲的队伍来到了雷王家,但是闺房里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惊慌失措的人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把可怜的雷狮尽快埋葬。本来喜庆的婚礼变成了悲伤的葬礼,年轻的礼乐也变成了哀乐,众人流着泪把雷狮送进了墓室。没人怀疑雷狮的死,都是认为他心痛兄长的离开。

     安莉洁神父的信差并没有能如愿以偿地达到安迷修的身边,所以他并不知道雷狮是假死。安尼兄时刻都关心着雷王家的状况,提前就知道了雷狮的死讯。他悲伤欲绝,连夜赶回了维洛那,身上还戴着一包能置人于死地的毒药        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回来的。

   安迷修赶到雷狮的墓前,瞧着妻子的墓碑泪如雨下。他刚要走近,就听到了一个愤怒的声音:“愚蠢的凹凸家族的人,你休想打扰他的清静!”原来说话的人是帕洛斯,虽然他和雷狮没见过几面,但是他深深怜惜这个可怜的男孩儿。一看到安迷修他就想起了雷狮是因为心疼哥哥的死才离世的,就更加生气。

    安迷修被悲伤蒙住了双眼,二话不说就和他争执起来。帕洛斯被打倒了,安迷修终于如愿进了墓室。

     他看着躺在那儿不说话的雷狮,除了没了呼吸之外,一切就像他离开时一样,皎洁的面庞,鲜艳的嘴唇,就好像是死神因为美貌爱上了他,才带走了她。安迷修的眼泪好像流干了,他瞧着已经离去的妻子喃喃说道:“我的雷狮,他们都说你是因为大太子的忧伤而死的,现在我就为他报仇,而他的仇人就在你面前,马上就能报仇了。”说完这些,他吻了吻他的面颊,把那瓶毒药喝了下去,顷刻之间就死掉了。

   没过多久,雷狮的药效快过了,神父掐着时间赶了过来,看到墓室外的帕洛斯,又看见躺在墓室里的安迷修,他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只能静候雷狮醒来。

   雷狮慢慢睁开眼睛,瞧见神父守在他的身边,可是还没来得及说感谢的话,又看见躺在地上的安迷修。他疑惑的看着神父,但是她的眼里尽是悲伤,他立刻明白了。安迷修以为他死了,所以跟着他殉情去。

    他傻傻笑着,拿起安迷修手中的药瓶将里面残存的要一饮而尽,然后把手放在安迷修的手中,两个人共同躺在了冰冷的墓室里。他对安莉洁神父说了声谢谢,拔出匕首插进了心脏,立刻追随安迷修而去。

    安莉洁神父看着这一切,并没有阻拦雷狮。他知道只有死神的怀抱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天亮了,帕洛斯看到墓室里的惨状,叫来了凹凸家族的人和雷王家族的人。众人听到了帕洛斯和安莉洁神父的话,陷入了沉思。他们并不怀疑他俩的话,但是这件事情实在太离奇了,他们需要时间来理解。

    没几天,一座新的坟墓建成了,是这对苦命的恋人的合葬墓,上面记述着这对恋人的过往,劝解着以后的人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而凹凸家和雷王家也不再提旧日的仇恨,没人愿意在破坏用生命换来的和平。

    在一世的轮回之后,他们在凹凸大赛相遇,用相序的相爱,后来大赛前五年和的打败了神明,也因此凹凸大赛永不负存在,他们在一个星球上快乐的生活着。

     雷狮:“喂,安迷修你说咱俩为什么会相爱呢。”

       安迷修:“也许咱们俩上一世就是恋人吧。”

   雷狮和安迷修无奈的笑了笑,那你会问谁是海盗团的人呢,卡米尔和埃米走了,帕洛斯和佩利跑了,艾比继续去寻找她的白马王子。

     好了,故事到你这里结束了,公主殿下应该也去睡觉喽,安迷修温柔的摸了你的头,你兴高采烈的回到房间里了,成为神的他们可以偷看上一世的事情,雷狮:“哈哈,我觉得上一世的我们好像很搞笑。”安迷修温柔的抱住了雷狮说:“好了,回房间睡觉吧。”然后就回房间了。

心(囚禁)

  自从你侮辱了雷狮以后,你收到了更疯狂的礼物,每天那些礼物都会堆积到你的门口,有时候他就待在你的门口不走,直到你把那些礼物搬进屋里他才走的,你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但这次却不同他没有来也没有带礼物,你松了一口气去上班的路上突然眼前一黑便倒在地上,当你醒来后眼前一片漆黑,你非常害怕黑暗,当你全身缩在一起的时候,发出了锁链的声音,你用手碰了碰自己的手部,脚部,还有颈部,全都用锁链锁起来了,你很害怕,会不会是变态,但是你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就是他,雷狮但很快,这个想法就破灭了,不可能是他,因为他不可能会这样子,很快就传来了脚步声,突然有人抱住你,你很惊恐的挣扎了一下。
  雷狮:“别动了。”
 你听到了他的声音,雷狮真的是他,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你也不知道,因为可能这就是命吧,你:“放开我雷狮,放我出去,我已经不爱你了。”雷狮他仿佛装作没有听见,蹭了蹭你的颈部,(你不疼吗,雷:干你屁事。)贪婪的呼吸着你的体香,(智商突然下线,找不到适合的形容词了,还有,不许说我短小)雷狮突然扯下眼罩,你看着雷狮放大的脸,他扭曲的笑了笑说:“我终于得到了,我终于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不可以走不然我会伤心的。”你用力睁开雷狮的怀抱说:“变态疯子放我出去。”雷狮紧紧的抱住你说:“那可不行,万一你要是和别的人跑了,我就找不到你了,所以呀把你藏在我的身边,才是最好的,乖乖的当海盗的收藏品,哪也不别去,我去工作了,好好休息哦。”雷狮出去了,你移动一下你的身躯,想开门却打不开也对啊,你连门都靠近不了,锁链限制了你的行动范围,你的房间里只有一个电视机,难道就要这么生活下去,那可不行啊你想挣断锁链,但不管怎么弄都是徒劳的,你放弃了这个想法,看来无论怎样,都无法逃脱。
  然后你每天就待在你的房间好不?应该说是囚禁你的房间里,等待着雷狮回来,你可能会问,一日三餐谁管谁管卡米尔呗,吃饭的时间他就会来找你,你以前也尝试过让卡米尔放你出去,但他好像根本就不想放你出去,而且他说过,没有大哥的命令,他是绝对不会放你出去的,在那个时候,你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一日三餐,雷狮呢到他的假期的时候就一直陪着你。
  你也曾经祈求过雷狮放你走,但,这是徒劳的,算了,就这样吧以后就好好待在你的身边吧,你说出这句话以后,你是不知道兴奋成什么样子,他对你左拥右抱的,请了好几天假,在家里陪着你。
  而你,嘿嘿,也只能像折了翼的天使待在一个笼子里,每天都有人来照顾你。
  (由于废话太多,结尾就这样吧)

心(甜回去)

  分手后你轻松了很多,不会刻意去想一些恋爱的无聊事,虽然工作累了一点但生活活的很恰意。
 而雷狮这边呢。
     雷狮和那个女人分手了,因为什么都不会做,天天夜不归宿的,雷狮忍不住和她分手了,分手后雷狮想起自己以前也夜不归宿的感到很后悔,那个女人也在外面偷男人,就像自己一样,天天不回家让xx但心,每一次都欺骗她,她每次都信,雷狮打算挽回你,雷狮知道凯莉知道你在哪,他每天都去找凯莉后来凯莉实在不忍心,才把你的位置告诉雷狮,雷狮拿到你所在的城市里,你每天都要忙于上班,根本没办法回家,就是回家也是倒头就睡,每次你回家的路上雷狮拦住你说:“最近还好吗xx。”你:“你怎么没来了,怎么不去找那个女人了。”雷狮低下头说:“我错了,回到我身边好不好,对不起xx。”你顿了顿踮起脚摸了摸大猫猫的头,笑了笑说:“我说你呀,真是的好吧,我原谅你了,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你笑了笑,大猫猫抱着你说:“回家吧,以后我养你,别出去工作了。”你脸突然爆红:“好..好的。”大猫猫突然把你公主抱了起来说:“好了,海盗夫人回家了。”你们俩就这么腻歪完回家了,给自己戴了一顶绿帽子,真不好。

心(虐回去)

  自从你和雷狮分手后你感觉轻松多了,不用瞎操心,不用担心雷狮会不会出事,一日三餐爱吃不吃。
 而雷狮这边呢?
他很快就感觉这个女人没兴趣了,只会卖萌撒娇,即使雷狮生病了,她也不会管的还没你好,雷狮和她分了手,雷狮知道你不在这个城市里,所以他千方百计找到你生活的地方,你每天回家在门口都能收到玫瑰花你以为是同事送的打电活感谢他们,但他们说他们没送什么玫瑰花呀,你感到一丝奇怪到底是谁送的花呢,你打算偷偷的管查。
  有一天你假装出门看看到底是谁送你玫瑰花,你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却看到了雷狮,他手里捧着99朵玫瑰花,站在你门口,你顿了顿走了过去,雷狮看到你冲了过来拉过你的手说:“xx,我好想你啊你最进怎么样。”你用力甩掉雷狮的手说:“你怎么会来找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我现在这样子都是拜你所赐呵呵呵,怎么不陪你那个心爱的小女友一起过来,一个人过来啊是看不起我吗。”
  雷狮眼神暗了暗说:“不...我和她分手了,我们和好吧,对不起我错了。”
  你:“不需要现在看你可怜的样子啧啧啧,真是可怜啊我好,你以为你是谁啊?和好就和好了,啧啧啧现在在里面是可怜的玫瑰都躺在垃圾桶里。”你顺手拿起雷狮的玫瑰花扔进垃圾桶里还踩了几脚,然后坐家回家关门了,雷狮看到你关门转身就走了,现在他后悔了,而你的心已经冷了,恋爱的心已今没有,后悔,哼让他去后悔吧。

ooc严重
是刀子。。。。。吧慎入
撞梗致歉
雷狮

开始

      雷狮
你是雷狮的正牌女友,只不过这几天雷狮总是早出晚归,今天你坐在沙发上等雷狮回家,一直等到11:39分,雷狮回来了,你说:“回来了,今天去哪里了,回来这么晚。”然而雷狮却一脸不耐烦的说:“我去和卡米尔他们去吃烧烤了有意见鶸。”你愣了一下说:“没有我。。。。。”你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先去睡了,你。。。就在沙发上睡吧。”
你愣了一下,就点了点头雷狮去了浴室洗澡了,你无聊的玩起手机,突然收到发给雷狮的短信提醒,你打开雷狮的手机,却发现锁屏壁纸换了,以前的合影留念换了,然而你解不开手机密码,你心想换密码了,正当你想密码的时候雷狮把手机那走说:“鶸,少碰我的动西,恶心。”听到恶心这两个词语,你的心好像被谁打了一样,雷狮回房间里了,你卷缩在沙发上,很快到了第二天,雷狮又没吃饭就走了,你已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画好妆,就悄悄的跟着雷狮海盗团的后面,雷狮接了个电话,就加快了行走的速度,来到一个小公园里一个妖艳的女人走到雷狮,那个女人挽起雷狮的手,你小心翼翼的靠近离他们不远处,也还好佩利今天没来,你听见他们的对话:
      “你什么时候和那个死平胸分手。”
     “快了,耐心等待,她会发现的,卡米尔这才是你们的正牌大嫂,叫大嫂。”
      “大嫂好”
你心想怎么快就换人了,也好你回家里,你收拾完家里的东西之后。拿起手机给凯莉打电话。
      “喂,是凯莉吗?我可以先去你家住两天吗?”
在凯利家里呆了整整五天,后来你离开了这个城市,去到一个没有雷狮出现过的地方,过这安稳的日子其实你并不后悔,即使这样做,也算对他和那个女的最后归属,曾经的相恋并不代表永久的相恋你曾经喜欢你现在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你,你会寻找另一个人,他也会寻找另一个归宿。



     小学生笔文啊。第一次写文。而且还是刀子,这个我真不擅长。
      求小红心。推荐我哦。还有就是记得要评论哦。
  心情好可能会有后续,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后续。